头条新闻 

理财有新招——国泰君安明星理财

随着金融产品市场的快速发展,券商理财已成为银行理财之外又一择。国泰君安证券做为国内前三甲的券商之一,具有行业全牌照业务资格,而且是唯一获得支付功能的券商,同时国泰君安于2013年底推出君弘一户通正式践行综合理财服务创新,通过国泰君安购...[查看全文]

银行理财 当前位置 :主页 > 银行理财 >

工作报告提防范影子银行风险 理财业务今后或有较大调整

* 来源 :http://www.4theloveofdesign.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23 01:01 * 浏览 :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无论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还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全国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银监会郭树清,近段时间,高层多次提到“影子银行”这一让普通百姓较为生疏的专业名词。

  从高层的看,或许过不了多久,各金融机构的理财产品和目前相比会有一些较大的改变。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二届全国五次会议上作工作报告时说,当前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但对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

  自2月21日市场上流出一份名为《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的内审稿到今年全国召开,一行三会均确认正在制定大资管统一监管新规。

  3月10日上午,在十二届全国五次会议记者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再次了监管部门正在研究资产管理业务的问题,并表示“大的方面的问题已经在一行三会一局之间达成一致”。周小川直指目前的资管行业存在着理财产品混乱、监管之间通气不够、投机性过强、缺乏起码的风险管理、嵌套严重等问题,也重申了资产管理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导向。

  3月9日,全国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影子银行的风险是格外重要的。影子银行的本意是银行信贷之外的一些非银行金融活动,最容易引起风险的是资产管理产品,市场上也叫做理财产品。”吴晓灵表示:“理财产品数额较大,横跨银证保信各个领域。如果不能了解投资者是谁、投向是哪里,准确数据是多少,当一些产品出现违约的时候,容易引起很大的风险。这也是由央行牵头来制定统一的资产管理产品标准的重要原因。”

  此前,银监会郭树清3月2日的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称,目前中国人民银行牵头,正协同三会在研究一个共同的监管办法,旨在提高资管产品的透明度,“使所谓的影子银行去掉影子。”

  针对“影子银行”问题,全国代表邓智毅在发言中说:“信托公司要专注于信托,专业于信托,专长于信托,不要将信托公司做成投资公司,不要将信托业务做成影子银行,不要成为银行的影子。”

  “中国的信托公司从1979年起步,开始的目的主要是引进外资,但后来许多公司以帮助银行绕规模、放贷款为主业。最开始是做银行的人来做信托,所以信托怎么做都有银行的影子。”银监会助理杨家才道出了信托是“影子银行”的由来。

  中国的影子银行自2010年以来呈发展趋势。某负责金融机构服务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表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的整个资管行业走在上,“现在说是影子银行都已经很轻了。”

  根据穆迪的季度报告测算,截至2016年6月底,中国影子银行总量已达人民币58万亿元,相当于P的82%。

  商业银行、信托公司、基金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都开展了资管业务,但由于监管主体不一样,也不一样,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混乱局面,导致一部分“脱实向虚”。

  尽管此前“三会”都各自出台过相关的监管文件,但由于单一监管的局限,对混业经营中的监管套利行为难以有效控制,对一些资管产品甚至缺乏统一的定义。现在一行三会协同出手制定统一的资管新规,或意味着大资管行业生长时代行将结束。

  资产管理业务是金融机构的表外业务,本质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收益和风险均由投资者享有和承担。

  不过,知情人士指出,中国的银行资管产品一开始的就走歪了。理财本应是受委托理财,收益与风险需要相匹配。如果有超额收益,投资人将拿到较多的收益,但是在中国不管是银行还是信托公司,提供的是预期收益率,即便有超出预期收益的部分也会被资产管理人拿走,也缺乏必要的风险披露,投资风险与收益不匹配的状况突出。他说,“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银行最早做理财产品时,就是从监管和监管套利的角度出发的。发售理财产品是因为存款有利率,不能高息揽存,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可以比存款高。到后来发现,还可以放到表外去发放贷款。”

  交易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在2016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发展报告中指出,利率市朝带来了个人存款加速向理财产品,商业银行有更多冲动通过同业存款、理财产品做表外放贷,以弥补存款来源的不足,非标产品迅速崛起,最高一度达到投向的50%以上。资金池、资产池模式下的银行理财业务更多被用来在表外放贷,预期收益率型和信息披露的不完全导致了刚性兑付。融资的大户正是监管部门融资的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业以及信贷类行业,相当于绕过了银监会的监管为其融资。

  当前的各类资管产品都存在一定的刚性兑付问题,银行的保本型理财产品问题较为突出。即使是采用浮动收益率的资管产品,投资风险名义上由投资者自担,一旦出现投资损失,为避免声誉受损、影响后续业务开展,银行也往往以自有资金或资金池资金兑付。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飞表示,从法律角度来说,刚性兑付本来就是不合规的。现在要打破刚性兑付,就是把资管行业往合规的方向上引,“本来就不该这么做,现在只不过是重申不允许这样的做法。”

  “我遇到过好几起这样的问题。其中一起是给小贷公司放款,小贷公司跑,只好由投资顾问出资兑付投资者收益,”某资管人士表示,但他也说,“其实打破刚兑才有活,卖者,买者自负,管理人充分信息披露。”

  对于人民银行正在制定大资管领域的统一标准,吴晓灵谈了自己的看法:一是要统一对合格投资者的认定;二是按照公募产品和私募产品的分类制定统一标准;三是按照公募产品和私募产品的区分来确定投资者人数和合格投资者资格;四是根据公募产品和私募产品的方法来确定产品的杠杆率和产品的投资标的。“我认为,按照这些标准来制定统一的原则,建立资管产品的综合统计系统常好的,是一个极大的进步。”吴晓灵表示。

  吴晓灵表示,目前资产管理产品的统一标准办法还没有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她个人认为资管产品是一种信托产品,是信托关系,它本身是一个证券。吴晓灵表示,如果承认是一种信托法律关系的证券,那么,就可以把监管的责任主体交给证监会。

  吴晓灵表示,工作报告中提出四方面风险,分别是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在她来看,防范影子银行的风险格外重要。

  吴晓灵介绍,影子银行里面,最关键的容易引起风险的是资产管理产品。原因主要包括:一是规则不统一。层层嵌套,拉长了债务链,隐藏了风险;二是投资者的适当性管理得不好,会出现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与投资方向不匹配的现象;三是因为数据不清晰、投向不清晰,难以对它的风险进行判断,一旦出现风险,有传染性和波及性。

  “如果不能很好了解到这些产品的投资者是谁,投向是什么,准确的数据是什么,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当一些产品出现违约的时候,就能引起非常大的风险。这也是当前为什么由人民银行牵头来制定资产管理产品统一标准的非常重要的原因。”吴晓灵指出。

  吴晓灵介绍,现在在央行主导下,和各个监管一起在制定资管产品统一标准,了穿透性的监管原则。

  “投资者要穿透到最终的投资者,产品要穿透到最终用钱的产品,这样才能弄清底数。”吴晓灵表示,要建立资管产品综合统计系统,要了解总量、关联度、杠杆水平、资金投向,这些将为今后了解和化解资管产品风险准备有利条件。

  《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的能否生效,还要看力度和处罚情况。对于受到以及新老划断的产品,今后的出又在哪里?

  在预期收益率型及封闭式理财产品占据大头的同时,净值型和型理财产品也在增长,尤其是净值型理财产品依旧有极大的上升空间。从资管业务的模式来说,今后的方向应该是向主动管理业务转向,如固定收益产品、定增业务等。还有业内人士认为资产证券化也是今后的一个方向,但据了解,要对接到ABS还涉及优劣评级、期限搭配、资产定价等技术问题,一旦业务链断裂,还要强去杠杆,风险集中的可能就很大。因此,文件的执行力会达到什么程度,仍存诸多疑虑。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意见》的目的还是很明确的,就是要去杠杆,但是届时的执行力还有待观望。

  刘飞律师说,“我才去了几家金融机构,他们都挺担忧的,因为不太确定中央的执行力度会有多大,大家都在观望。”

  金融监管研究会孙海波预测,文件内容仅仅为讨论稿,部分内容并不会最终正式发布,而且正式颁布生效也有一个比较长的过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