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川汇区召开社会养老保险扩面征缴

本报讯9月7日,川汇区组织召开社会养老保险扩面征缴暨经济运行工作会议。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吕国平,区常委会副主任贾卫东出席会议。 会议通报了前一时期社会养老保险扩面征缴和经济运行情况,对下一步工作进行安排部署。 会议指出,社会养老保险...[查看全文]

保险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 >

金融一周谈:阳光保险或存 广发银行贷款蹊跷变身(全文

* 来源 :http://www.4theloveofdesign.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1-18 10:47 * 浏览 :

  中新网3月1日电 本周理财市场让投资者“伤心”,先是有爆出阳光保险合同或涉嫌消费者,随后又传出一基金公司负责人跑,而客户在广发银行申请“消费贷”变身“房贷”也引起广泛关注。在此,希望投资者在投资、理财的过程中需万分谨慎。

  2007年,高先生向广发银行申请办理了一笔35万元的消费性抵押贷款,抵押物是妻子在广州的一处房产。大约在两年之内,高先生还清了该笔贷款。本以为贷款还完就完了,没想到直到2012年,高先生想在上海贷款购房时,才发现此前的“消费贷”内含蹊跷。

  “我在查询自己征信记录时,系统里竟然显示我此前在广州已经贷款购置过一套住房。系统还显示该笔贷款正是2007年在广发银行办理的。”高先生心里很是纳闷,“我当时办的消费性贷款怎么就变成购房贷款了呢?而且系统里显示的我购买的那套住房我根本不知道。”

  据高先生回忆,在2007年申请消费贷款时,由于他本人在上海,而抵押的房产在广州,鉴于属地原则,因此他委托妻子前往广发银行广州某支行办理了贷款。“当时,我们曾签过一系列空白的合同协议,我怀疑问题是不是出在这里。”高先生说,由于时间久远,当年的贷款也已经还完,因此他没有保留相关文件。

  高先生郁闷地告诉记者,直到现在,问题也没能解决。“其实贷款都还完了,按理说,当年的贷款究竟什么性质对我也没什么影响,但当年没有限购政策,现在有限购政策,就是因为征信记录里显示我曾经购买过房产,使得我现在无法再次购房。”他说。

  《经济参考报》记者也就此事采访了广发银行,广发银行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经查阅,在广发银行的系统中,包括房屋按揭贷款申请书等重要文件,都是由高先生同意并签署的,且高先生是抵押了妻子的房产购买了广州市的一套二手房,这些重要文件中还包括与原房主的购房意向书以及首期收款凭据。但这些相关凭据,出于和客户之间的相关保密的考虑,不便在未经客户允许的情况下公开。关于高先生所持空白合同的说法,该人士表示“是不可能的”。

  安朗律师事务所李岩表示,如果贷款协议确实是购房贷款协议且高先生签订的空白协议不包括房屋买卖合同,那么广发业务人员在贷款审核过程中可能伪造了虚假的房屋买卖合同,广发银行对此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如果高先生认为因购房从银行获得贷款的受到损害,那么其可就此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广发银行承担侵权责任,并消除影响高先生贷款的事宜。

  一名员工透露,中欧温顿基金公司深圳总公司的法人代表陈立秋、分公司的负责人张树立、公司的创始人高文华这3个人他们从未见过。只有一个叫李晓涌的人,是公司总经理,偶尔露面。

  这名员工说,公司主要经营两项业务,一是基金,就是拿客户的钱去投资,承诺给客户一定的回报。第二就是“P2P”理财服务,理论上都是公司先拿出一笔钱高息贷给别人,再把债权转让给客户,从中赚差价。“不少客户可能并不明白这些内幕,他们一听说收益高,就把钱投这儿了。”这名员工还透露,他们觉得公司的投资收益不错,80%的员工把自己的钱也投了进来,有一名员工投了200多万。很多员工还让亲戚、朋友把钱都投了进来。

  但到了今年春节前,总经理李晓涌在许多应该出现的场合都没出现。春节后,公司一直比较松散,副总经理肖文瑞2月24日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太人了,明天是底线。”慢慢地,有员工意识到公司的情况有些不对。2月24日,有员工想帮客户提前赎回投资的钱,“按理交3%的手续费即可,结果迟迟办不成。”还有的员工说,他客户的钱2月21日正常到期了,也一直不给退还。

  “双方始终没有达成有效调解协议,手链断裂不能排除使用不当所致。”金店方面认为,在无证明系争手链存有质量问题的情况下,张龙要求退货并赔偿损失没有法律依据,请求维持原判。

  仔细审视这条手链,发现断裂处位于手链中部,在龙纹方牌与链体的固定链接处,而非原审法院认定的手链搭扣处。依常理判断,这一部位不应轻易发生断裂。此外,金店曾出具书面材料,同意重做同款手链,这应视为双方对系争手链的后续处理达成了调换货协议。由于金店未及时履行协议,导致张龙多次往返沪宁两地,法院酌定费用为1500元。

  合议庭认为,手链断裂无法排除系工艺设计或质量瑕疵所致,且金店对调换货协议违约在先,现张龙要求退货并赔偿损失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支持。据此,作出二审判决。

  在这份阳光人寿的保险单上,确实写着林先生的终身寿险一年保费6000元,基本保额12万;而提前给付重疾险保费为0元,但保额也为12万。律师指出,按照保险单的书面描述,林建荷买了一份基础保额12万元的基本寿险,获赠了一份基础保额12万的重疾险,两份保障加起来,保额24万。

  林先生的代理律师葛涛表示,保险公司在支付重疾险理赔之后,终止投保人的人寿险,这种行为是错误的。如果保险公司一定要把人寿险和重疾险并联起来的话,那么保险公司赠予的,人寿险的口头或书面表示,我们均可视为是一种行为。

  保险法专家指出,阳光人寿的合同条款,虽然在保单的醒目上使用了有明显嫌疑的描述方法,但在后面冗长晦涩的详细条款中都描述了正确的运作方式。一份合同,两种不同的意思表达,这其中的奥秘就是醒目简单的表达方式更容易被消费者记住,从而在买保险的过程中,消费者。(中新网金融频道)